萨千·贡噶宁波简介

伟大的萨千·贡噶宁波(法力高深·欢喜精髓)是诸佛之大悲体现观世音菩萨的化身,以及诸佛之智慧体现文殊师利菩萨的化身。萨千·贡噶宁波诞生于昆氏家族,父亲是昆·贡秋嘉波 (姓·稀圣王),母亲是索南吉[亦称玛吉桑嫫(唯一的母亲善女)]。在萨千诞生前不久,怙主大成就者南·卡乌巴·确吉坚赞(虚空·寺名·法幢)在光明定境之净相中,看到喀尔贡山谷上空有彩虹苍穹,于彩虹穹顶的中央,他清楚地看到了处在中阴界的卡萨巴尼观音菩萨(空行观音):一面二臂站立姿,右手作善施印、胜施印、与愿印,左手拇指和无名指持一朵青莲花,华服珍宝严饰其身。

以此缘起,南·卡乌巴预见到观世音菩萨即将化身为昆·贡秋嘉波的儿子降临于世。昆·贡秋嘉波定期拜访南·卡乌巴,当其下次来访时,南·卡乌巴在日落时将他送离家门,而未请他留宿。并建议昆·贡秋嘉波在喀尔贡山谷过夜。因为尊者预见到,萨千贡噶宁波将因昆·贡秋嘉波与住在喀尔贡山谷的玛吉桑嫫结合而诞生。在那里,昆·贡秋嘉波初遇玛吉桑嫫,她向其供养住宿。接着在藏历阳水猴年(1092年),伴随着诸多吉兆,萨千·贡噶宁波诞生了。 

 

萨千·贡噶宁波孩提时即不同凡响。小小年纪就擅长读、写,及公共科学如占星术、梵文、诗歌、修辞学、医药、宝石学、动物学、心理学等等。他通过对这些领域知识的精通,令所有人都满意。萨千其圣父亲是许多教法的法主,他向萨千贡噶宁波传授了一些教法。

萨千·贡噶宁波只有11岁时,他圣父亲趋入涅槃。根据占星术的预言,只要在一天内完成三件事,他的未来将会吉祥。这三件事是:履行为尊贵的父亲举行葬礼的权利、为新佛堂安置奠基石、委任萨迦寺的继任法台。这三件事情都照着(预言的指示)完成了。巴日译师——一位伟大的、受人尊重的学者,被任命为法台。巴日译师告诉萨千·贡噶宁波,首先他必须学习佛法;为了学习佛法,他需要获得智慧;为了获得智慧,他要修持智慧本尊文殊师利菩萨。然后巴日译师授予他阿热巴杂文殊师利的灌顶(一种文殊师利的修法)。萨千·贡噶宁波忠实地遵循巴日译师的指示。然而,修行过程中他经历了许多的障碍。尊师告诉他,应该先修不动明王来平息障碍。当上师给予他不动明王的灌顶时,萨千·贡噶宁波所有的障碍就此平息。紧接着,他便修持文殊师利。共计六个月的修持后,萨千·贡噶宁波在净相中亲见文殊师利菩萨,并获得无量智慧。同时,文殊菩萨赐予他“远离四种执着”的教授。

 

若执着此生,则非修行者;若执着世间,则无出离心;执着己目的,则无菩提心;执着心生起,则失正见地。

 

这段只有四行的圣偈涵盖了大乘教法的精髓。此偈遍及雪域,变得非常有名,时至今日仍被诸多大德研习和修持。当萨千·贡噶宁波领受这个教法时,七支连成一条不间断直线的剑,从文殊师利心间放射并融入萨千·贡噶宁波心中。这预示昆氏家族会开始有七个文殊师利菩萨的杰出化身,随后昆氏传承还会有更多文殊化身。

 

由于接受了这个直接的的加持,萨千·贡噶宁波轻松地掌握了许多种类的知识。然而为了遵守世间之规与圣者之道,萨千·贡噶宁波承诺接受全方位的正规训练。12岁时,他前往龙约密,向创提达码宁波格西学习阿毗达摩(即:阿毗达摩俱舍;汉译为:对法藏)。学习时他于词、义二者能马上理解,以致人人惊叹。

 

萨千·贡噶宁波没有继续向央日钦扎学习《释量论》,萨迦寺的主持坚决要求他返回到萨迦,从当时年事已高的巴日译师处领受教法。于是萨千·贡噶宁波返回并从译师处接受各类显密教法。巴日译师圆寂前不久,也即是在1111年,他将萨迦法座传与萨千·贡噶宁波。当时他二十岁。此后,萨千·贡噶宁波继续从众多著名大师处领受广泛的教法和灌顶。


他拜访了自己的老师南·卡乌巴,从其处领受了密法四续部的教授,亦进一步学习显教论典,包括《学集论》、《入菩萨行论》、《经集论》等等。此后,一些萨迦长者判定萨千·贡噶宁波是时候学习其尊贵父亲曾持有的教法了,于是他去往昆氏家族同血脉传承——昆·杰车瓦达巴处接受教法。他被证实是昆·杰车瓦达巴所有弟子中最聪颖的,他只需听闻教言一次即能完全通达其中的每一个意思。

 

一日,萨千·贡噶宁波和昆杰车瓦达巴的一些其他弟子一起去听荣敦·协恰昆热[喇嘛色顿昆热] (姓氏·知识遍知)的公开教授。喇嘛色顿一一询问每个学生来自哪里等等。问到萨千·贡噶宁波时,他答道:来自萨迦。色顿喇嘛观察到自己上师曾驻锡在那里,但已经去世了。当萨千·贡噶宁波说他是昆·贡秋嘉波之子时,塞顿喇嘛怀疑地回应道:“昆·贡秋嘉波并无子嗣。”萨千·贡噶宁波的道友们解释说,他是昆·贡秋嘉波的晚年之子。当色顿喇嘛终于意识到萨千·贡噶宁波是谁的时候,他说道:“虽说生者与死者不能相遇,但现在却发生了。”接着他让萨千·贡噶宁波坐其膝上,告诉他,自己已风烛残年,心中承载的珍贵法教必须毫无拖延地传授给他。因他自知来年即将趋入涅槃。然而,境况并未允许萨千·贡噶宁波回来并从色顿喇嘛处接受教法。

 

一段时间后,萨千·贡噶宁波做好准备邀请昆·杰车瓦达巴到萨迦寺传法,但惊闻上师病重并唤他去卧榻边。当萨千·贡噶宁波赶到时,尊师已趋入涅槃。随后他拜访了昆杰车瓦达巴的老师——梅大译师,并从其处领受了广泛的显密教法。大多数人穷尽一生才能弄懂的教法,萨千·贡噶宁波听闻一次后便能掌握。当梅译师的其他学生还在苦苦用功时,萨千·贡噶宁波却能迅速完成法行。这期间,梅大译师很欢喜并说,他见到十分吉祥的征兆,预示着萨千·贡噶宁波将成为杰出的行者。

在梅大译师处接受教法后,萨千·贡噶宁波辞别上师踏上返乡之旅,并在沿途传法。他将所收到的十七枚金币的供养,交给了一位瑜伽士(请他把)这些金币供养喇嘛梅译师。不久梅大译师宣告萨千·贡噶宁波是不可思议的三昧耶戒者,邀请他回来进行更多的学习。萨千·贡噶宁波后来回到梅译师处并领受了许多更深的教法。梅大译师还赐予他许多圣物,包括一个护法的神圣面具。此面具非常殊胜,有着能与人类沟通并飞越虚空的能力。梅译师告诉面具说[1]:“我现在这么老了,不再需要你了。”他吩咐面具要依从昆氏萨迦传承及其后代子孙,遵从他们的指令。

萨千·贡噶宁波继续从其他伟大上师处接受更多的教法和灌顶。随后时机到来——他期望得到完整的道果教授。他询问,在喇嘛色卡创瓦的弟子中,谁最有资格给予珍贵的道果教授。他被告知最有资格的弟子是香通两兄弟。虽然弟弟已经去世,但是哥哥喇嘛香根帕瓦还在世,住在萨唐,学习道果法很有高度。因此,萨千·贡噶宁波前往萨唐町。抵达该处时,他看到一群人在纺纱,就向他们打听在哪里可以寻到喇嘛香根帕瓦。其中一个人指出一个穿着长袍和羊皮背心的男人,这个人正一边纺纱一边与其他人闲聊。当萨千·贡噶宁波向他跪拜问候时·,喇嘛香根帕瓦说萨千看起来出身高贵,并问他是否认错了人。萨千·贡噶宁波回答说,没有认错,自己是来向喇嘛香根帕瓦祈请赐予道果法的。喇嘛香根帕瓦答道,他只懂一些他偶尔传授的大圆满法,但这些并不适合那些显而易见的萨千新密续的追随者,就像萨千·贡噶宁波看起来那样。至于道果法,他是一窍不通的。

 

 

听了喇嘛香根帕瓦的说辞以及对他平庸的外表和举止的判断,萨千·贡噶宁波推断他可能真的没有道果法教授。迥萨哦琼的父亲问喇嘛香根帕瓦道:“这样拒绝萨千是否不妥,因为他看起来像是你的尊师昆·贡秋嘉波昆·贡秋嘉波的儿子。” 喇嘛香根帕瓦答道:“若果真如此,那么拒绝传授萨千·贡噶宁波道果法,就有违背三昧耶誓言的危险。”于是他遣人将萨千·贡噶宁波唤回,并考察了他的履历。和萨千·贡噶宁波交谈后,喇嘛确信他是昆·贡秋嘉波昆·贡秋嘉波的儿子。

 

于是他承认自己持有珍贵的道果法,但之前却从来没有传授过,所以需要时间考虑。他要求萨千·贡噶宁波来年春天再回来。萨千回来时,喇嘛香根帕瓦和他讨论了与珍贵的道果法相关的三个主要密续,并对他的回答很是欢喜。接着喇嘛香根帕瓦赐予他灌顶和前行指引。但是,在传授道果法正行前夕,喇嘛香根帕瓦却发现自己的舌头肿了,因此第二天不能开始传法。喇嘛告诉萨千·贡噶宁波,他们之间的三昧耶有缺损,而萨千需要持颂百字明和供曼扎来修复此缺损。

萨千·贡噶宁波思忖,除了(最初)以为喇嘛香根帕瓦并不持有道果法,再没有三昧耶损毁处了。于是他行持了这些修法。喇嘛香根帕瓦恢复后,开始传授完整的道果法,也有许多其他教法。过程很缓慢,超过了四年,期间萨千·贡噶宁波完全领会了教法。传法趋于圆满时,喇嘛香根嘱咐萨千·贡噶宁波,在今后十八年的时间里,连珍贵的道果法的名称都不要提起。十八年后,他将成为这些教法的法主。那时要将其传授还是付诸文字全凭自己决定。喇嘛同时告诉萨千说:“若你主要专注于向他人传法,将可利益无量众生,尤其你会有三个弟子即生达到大手印境界,七个弟子达到接近大手印境界的忍位,还有许多其他弟子会获得高的见解。”

 

萨千·贡噶宁波承诺(遵守喇嘛香根的这些指示,并且)不断忆念这些珍贵的教法。过了整整十八年后,阿桑喇嘛祈请萨千·贡噶宁波给予自己道果法的教授。萨千认为这次祈请的时机非常吉祥,遂将道果法传授于阿桑喇嘛。这之后,萨千·贡噶宁波传了许多次道果法,并撰写了多部关于道果法的论释,除此之外,萨千还撰写了许多其他的宗教法本及论释。

​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1]面具是玛哈嘎拉智慧身所依之处。对面具嘱托,等于直接嘱托玛哈嘎拉。

萨千·贡噶宁波的证德

萨千·贡噶宁波圆满守持了三乘戒律和誓言,无有丝毫违越;他是慈悲的化身;他对物质事物无有执着;他以自己虔敬之力和忠实地依教奉行,令上师们欢喜;他能亲见本尊并彻底明白现象的本性;他也拥有洞察力和神变力,不受制于时间和空间。如前所述他孩提时即在净相中亲见文殊师利菩萨和绿度母,还见到遣除其所有障碍的不动明王。

 

还有一回,萨千·贡噶宁波旧疾复发,结果把所有领受过的教法都忘记了。虽然他可以从道友那里接其他法或参阅书本,但是对于道果法而言,再无可以传授珍贵的道果法的上师,也没有找得到的道果法的法本。他很苦恼,因为即使他长途跋涉到了印度,也不确定是否能再次接到珍贵的道果法。于是他闭关修持,在向上师三宝全心地祈祷和恳求后,他恢复了部分教法的记忆。然后有一天,喇嘛香根帕瓦在他的梦境中现前并给他传法,结果他恢复了所有接过的法的记忆。之后他开始猛厉祈祷,从内心深处极其欢喜。一天早晨,在他的净相中,萨迦大成就者毕瓦巴以禅定之姿端坐,双手持转法轮之定印;毕瓦巴的右边是大成就者克瑞司那帕,左边是班智达噶雅达罗,后面是可卡里帕,前面是维那萨。亲见此相后,萨千·贡噶宁波心中生起不可思议之非概念性的禅观。后来他造了一篇毕瓦巴礼敬文,至今仍被萨迦弟子们念诵。萨千·贡噶宁波此后继续闭关一个月,期间大成就者毕瓦巴多次现前并传了很多的教法、灌顶和加持。

在他非凡生命的从始至终,萨千·贡噶宁波几次示现因患病而完全忘记他曾接受过的所有的法教。然而,他虔诚地向上师三宝强烈祈祷,通过上师的加持,萨千又恢复了记忆,甚至还直接从大成就者毕瓦巴处领受了更深的教法。实际上,萨千并没有遗忘其所学。他是观音菩萨的化身,已经遣除一切障碍,获得一切品德,居于佛果。所有这些事情仅仅是一种示现,以此激励具信者,并给未来的修行人树立榜样去随学。  

萨千·贡噶宁波拥有在同一时间里示现很多不同身相的能力。有一次,他同时在六个不同的地方现身:1.在沙哈尔给三十位禅修者传法三年;2.为满其恩师之愿,在萨迦传授道果法;3.在喇嘛马尔罗扎瓦处领受胜乐金刚法;4.在德林仓进行开光仪式;5.在扎东牧区传授珍贵的道果法;6.在沙贡噶传其他法。萨千·贡噶宁波趋入涅槃后,他的弟子们探讨他的殊胜法行时,才发现他的这些示现。

萨千·贡噶宁波能通过自己的能力降服法敌。当时有两个巫术师,是魔的化身。一个叫拉臣塔查,另一个叫热瓦则古。他们总是对大德们心怀嫉妒,对萨千·贡噶宁波尤其如此。他们想障碍萨千的佛行事业。于是拉臣塔查以大量黄金作诱饵,派遣喀帕多亚前去暗杀萨千·贡噶宁波。喀帕多亚去到萨迦,向萨千自我介绍道,他说自己是康区出生,已经在藏区高处生活很长时间了。因为听闻萨千·贡噶宁波的盛名,心怀敬仰前来谒见。他祈请萨千·贡噶宁波允许自己在他跟前呆些时日。萨千同意了。

喀帕多亚就留了下来,每每装成虔诚弟子的模样,然而背地里却阴谋暗杀萨千·贡噶宁波。极其有悲心的萨千以神通知道喀帕多亚的真实意图。一日,喀帕多亚看见萨千·贡噶宁波用斗篷包着自己的孩子索南孜摩和扎帕降森一起坐着,不由心生鄙夷,他想萨千·贡噶宁波看来也就是个普通的父亲,甚至就不似修行人,更谈不上是上师了。萨千·贡噶宁波知道他心怀不敬之念,就唤他近前,问他是否心里有错误的念头。喀帕多亚听到这个问题很害怕萨千,变得非常不安。萨千·贡噶宁波于是告诉他,在金刚乘里对恩师有负面的想法是非常错误的。接着萨千伸出他的腿,展示了不同的金刚乘坛城在他每只脚的脚底,这些显现甚至比颜料画的都更加清晰。

喀帕多亚于是对自己的邪恶意图充满了悔恨,他坦白了自己的恶毒计划,并承诺从今往后要供养自己的身语意承事萨千·贡噶宁波。接着喀帕多亚回到巫师拉臣塔查身边,谎称已经执行了对萨千·贡噶宁波的暗杀。拉臣塔查就把自己的东西托付给喀帕多亚,嘱咐说自己的念珠和床垫是很厉害的魔法工具,它们应该保持干净,不要乱动。但是,喀帕多亚却刚好反其道而行之;对另一个巫师热瓦则古,他也如法炮制。这样喀帕多亚就从根本上毁坏了他们的巫术事业。

萨千·贡噶宁波以自己伟大的法力命令护法神降服了这两个巫师。这些护法神派出许多化身,包括执行愤怒事业的两头黑牦牛,例如磨尖它们的牛角等等。他们也派出其他的化身,诸如黑鸟、黑狗等。在那期间喀帕多亚想方设法驱除两个巫师的所有门徒。一个月的时间里,他佯装勤勤恳恳地承事他们。然后在阴月29日,喀帕多亚制服了这两个巫师。当他回到萨迦寺,萨千·贡噶宁波对他的作为非常欢喜,给予了他巨大的赏赐,特别是给他传授了能让他一世内获得佛果的特殊的教言精髓指令(口诀)。喀帕多亚接着回到康区老家实修,他显现出已经获得大成就的征象。据说他确定已经在中阴获得佛果。

还有一回,一个康巴汉子来见萨千·贡噶宁波,扬言除非给他看萨千·贡噶宁波是观音菩萨的化身的标志,否则他要就地杀死他。说完他就拿刀抵住萨千心口。萨千·贡噶宁波答道,他没有理由刺杀自己,并让他看自己的掌心,那里有一只眼睛清晰可见[1]

 

[1]按密续描述,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每个手心里都显现一只眼睛,千眼象征着无尽的智慧,千手象征着无尽的方法,眼睛在手心中意味着方便和智慧融一,千手千眼意味着众生有多少种烦恼、问题或求助,观世音菩萨就有多少种对应的智慧和方便予以帮助和解决。

萨千·贡噶宁波有许多伟大的弟子,其中最重要的是居于一地的罗宾索南孜摩仁波切。索南孜摩仁波切既是他的世子亦是他的法子。正如喇嘛香根帕瓦的授记,以及萨千·贡噶宁波从昆杰车瓦达巴处领受大灌顶前夕所做的梦揭示地一样,他的三位弟子此生证得了超胜大手印;七位弟子达到高的见解状态,许多其他弟子成为了博学、伟大的修行人等等;还有无数默默无闻的弟子成为卓越的学者、有力量的实践者并达到了在每日的的生活和行止里保持禅定(的境界)。

萨千·贡噶宁波从二十岁起到六十七岁,在萨千·贡噶宁波持有萨迦法座四十八年之后,于阳土虎年(1158年)阴九月的第十四日趋入涅槃。当他往生时,即便是普通人也能观察到迹象,比如:天音缭绕、美好的香气、彩虹满天。大部分人见证了萨千的身体显现成为四个不同的身相——第一身相前往阿弥陀佛极乐世界;第二个到了(观音菩萨道场)布达拉;第三个去往了(莲师净土)乌迪亚那;第四个到了北方的金色界。

当萨千·贡噶宁波的法体荼毗时,在场的人没有感觉悲伤,而是进入甚深禅定安住。他们都注意到他的法体好像一个本尊,有些人还观察到二个不同的本尊。当他的圣灰被洒在海里时,水面上显现出一个如同绘画般清晰的本尊坛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1]按密续描述,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每个手心里都显现一只眼睛,千眼象征着无尽的智慧,千手象征着无尽的方法,眼睛在手心中意味着方便和智慧融一,千手千眼意味着众生有多少种烦恼、问题或求助,观世音菩萨就有多少种对应的智慧和方便予以帮助和解决。

连接
随喜关注我们的官方平台
  • TST Facebook Page
  • TST Youtube Channel
  • TST Instagram
  • weibo

版权归“萨迦传承”拥有© 2020

 The Sakya Tradition 

 

PO Box 410282 Cambridge, MA 02141 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