薩千·貢噶寧波簡介

偉大的薩千·貢噶寧波(法力高深·歡喜精髓)是諸佛之大悲體現觀世音菩薩的化身,以及諸佛之智慧體現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。薩千·貢噶寧波誕生於昆氏家族,父親是昆·貢秋嘉波昆·貢秋嘉波,母親是索南吉[亦稱瑪吉桑嫫(唯一的母親善女)]。在薩千誕生前不久,怙主大成就者南·卡烏巴·確吉堅贊(虛空·寺名·法幢)在光明定境之淨相中,看到喀爾貢山谷上空有彩虹蒼穹,於彩虹穹頂的中央,他清楚地看到了處在中陰界的卡薩巴尼觀音菩薩(空行觀音):一面二臂站立姿,右手作善施印、勝施印、與願印,左手拇指和無名指持一朵青蓮花,華服珍寶嚴飾其身。

以此緣起,南·卡烏巴預見到觀世音菩薩即將化身為昆·貢秋嘉波的兒子降臨於世。昆·貢秋嘉波定期拜訪南·卡烏巴,當其下次來訪時,南·卡烏巴在日落時將他送離家門,而未請他留宿。並建議昆·貢秋嘉波在喀爾貢山谷過夜。因為尊者預見到,薩千貢噶寧波將因昆·貢秋嘉波與住在喀爾貢山谷的瑪吉桑嫫結合而誕生。在那裡,昆·貢秋嘉波初遇瑪吉桑嫫,她向其供養住宿。接著在藏歷陽水猴年(1092年),伴隨著諸多吉兆,薩千·貢噶寧波誕生了。

 

薩千·貢噶寧波孩提時即不同凡響。小小年紀就擅長讀、寫,及公共科學如占星術、梵文、詩歌、修辭學、醫藥、寶石學、動物學、心理學等等。他通過對這些領域知識的精通,令所有人都滿意。薩千其聖父親是許多教法的法主,他向薩千貢噶寧波傳授了一些教法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只有11歲時,他聖父親趨入涅槃。根據占星術的預言,只要在一天內完成三件事,他的未來將會吉祥。這三件事是:履行為尊貴的父親舉行葬禮的權利、為新佛堂安置奠基石、委任薩迦寺的繼任法台。這三件事情都照著(預言的指示)完成了。巴日譯師——一位偉大的、受人尊重的學者,被任命為法台。巴日譯師告訴薩千·貢噶寧波,首先他必須學習佛法;為了學習佛法,他需要獲得智慧;為了獲得智慧,他要修持智慧本尊文殊師利菩薩。然後巴日譯師授予他阿熱巴雜文殊師利的灌頂(一種文殊師利的修法)。薩千·貢噶寧波忠實地遵循巴日譯師的指示。然而,修行過程中他經歷了許多的障礙。尊師告訴他,應該先修不動明王來平息障礙。當上師給予他不動明王的灌頂時,薩千·貢噶寧波所有的障礙就此平息。緊接著,他便修持文殊師利。共計六個月的修持後,薩千·貢噶寧波在淨相中親見文殊師利菩薩,並獲得無量智慧。同時,文殊菩薩賜予他“遠離四種執著”的教授。

 

若執著此生,則非修行者;若執著世間,則無出離心;執著己目的,則無菩提心;執著心生起,則失正見地。

 

這段只有四行的聖偈涵蓋了大乘教法的精髓。此偈遍及雪域,變得非常有名,時至今日仍被諸多大德研習和修持。當薩千·貢噶寧波領受這個教法時,七支連成一條不間斷直線的劍,從文殊師利心間放射並融入薩千·貢噶寧波心中。這預示昆氏家族會開始有七個文殊師利菩薩的傑出化身,隨後昆氏傳承還會有更多文殊化身。

 

由於接受了這個直接的的加持,薩千·貢噶寧波輕鬆地掌握了許多種類的知識。然而為了遵守世間之規與聖者之道,薩千·貢噶寧波承諾接受全方位的正規訓練。 12歲時,他前往龍約密,向創提達碼寧波格西學習阿毘達摩(即:阿毘達摩俱舍;漢譯為:對法藏)。學習時他於詞、義二者能馬上理解,以致人人驚嘆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沒有繼續向央日欽扎學習《釋量論》,薩迦寺的主持堅決要求他返回到薩迦,從當時年事已高的巴日譯師處領受教法。於是薩千·貢噶寧波返回並從譯師處接受各類顯密教法。巴日譯師圓寂前不久,也即是在1111年,他將薩迦法座傳與薩千·貢噶寧波。當時他二十歲。此後,薩千·貢噶寧波繼續從眾多著名大師處領受廣泛的教法和灌頂。


他拜訪了自己的老師南·卡烏巴,從其處領受了密法四續部的教授,亦進一步學習顯教論典,包括《學集論》、《入菩薩行論》、《經集論》等等。此後,一些薩迦長者判定薩千·貢噶寧波是時候學習其尊貴父親曾持有的教法了,於是他去往昆氏家族同血脈傳承——昆·傑車瓦達巴處接受教法。他被證實是昆·傑車瓦達巴所有弟子中最聰穎的,他只需聽聞教言一次即能完全通達其中的每一個意思。

 

一日,薩千·貢噶寧波和昆傑車瓦達巴的一些其他弟子一起去聽榮敦·協恰昆熱[喇嘛色頓昆熱] (姓氏·知識遍知)的公開教授。喇嘛色頓一一詢問每個學生來自哪裡等等。問到薩千·貢噶寧波時,他答道:來自薩迦。色頓喇嘛觀察到自己上師曾駐錫在那裡,但已經去世了。當薩千·貢噶寧波說他是昆·貢秋嘉波之子時,塞頓喇嘛懷疑地回應道:“昆·貢秋嘉波並無子嗣。”薩千·貢噶寧波的道友們解釋說,他是昆·貢秋嘉波的晚年之子。當色頓喇嘛終於意識到薩千·貢噶寧波是誰的時候,他說道:“雖說生者與死者不能相遇,但現在卻發生了。”接著他讓薩千·貢噶寧波坐其膝上,告訴他,自己已風燭殘年,心中承載的珍貴法教必須毫無拖延地傳授給他。因他自知來年即將趨入涅槃。然而,境況並未允許薩千·貢噶寧波回來並從色頓喇嘛處接受教法。

 

一段時間後,薩千·貢噶寧波做好準備邀請昆·傑車瓦達巴到薩迦寺傳法,但驚聞上師病重並喚他去臥榻邊。當薩千·貢噶寧波趕到時,尊師已趨入涅槃。隨後他拜訪了昆傑車瓦達巴的老師——梅大譯師,並從其處領受了廣泛的顯密教法。大多數人窮盡一生才能弄懂的教法,薩千·貢噶寧波聽聞一次後便能掌握。當梅譯師的其他學生還在苦苦用功時,薩千·貢噶寧波卻能迅速完成法行。這期間,梅大譯師很歡喜並說,他見到十分吉祥的徵兆,預示著薩千·貢噶寧波將成為傑出的行者。

在梅大譯師處接受教法後,薩千·貢噶寧波辭別上師踏上返鄉之旅,並在沿途傳法。他將所收到的十七枚金幣的供養,交給了一位瑜伽士(請他把)這些金幣供養喇嘛梅譯師。不久梅大譯師宣告薩千·貢噶寧波是不可思議的三昧耶戒者,邀請他回來進行更多的學習。薩千·貢噶寧波後來回到梅譯師處並領受了許多更深的教法。梅大譯師還賜予他許多聖物,包括一個護法的神聖面具。此面具非常殊勝,有著能與人類溝通並飛越虛空的能力。梅譯師告訴面具說[1]:“我現在這麼老了,不再需要你了。”他吩咐面具要依從昆氏薩迦傳承及其後代子孫,遵從他們的指令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繼續從其他偉大上師處接受更多的教法和灌頂。隨後時機到來——他期望得到完整的道果教授。他詢問,在喇嘛色卡創瓦的弟子中,誰最有資格給予珍貴的道果教授。他被告知最有資格的弟子是香通兩兄弟。雖然弟弟已經去世,但是哥哥喇嘛香根帕瓦還在世,住在薩唐,學習道果法很有高度。因此,薩千·貢噶寧波前往薩唐町。抵達該處時,他看到一群人在紡紗,就向他們打聽在哪裡可以尋到喇嘛香根帕瓦。其中一個人指出一個穿著長袍和羊皮背心的男人,這個人正一邊紡紗一邊與其他人閒聊。當薩千·貢噶寧波向他跪拜問候時·,喇嘛香根帕瓦說薩千看起來出身高貴,並問他是否認錯了人。薩千·貢噶寧波回答說,沒有認錯,自己是來向喇嘛香根帕瓦祈請賜予道果法的。喇嘛香根帕瓦答道,他只懂一些他偶爾傳授的大圓滿法,但這些並不適合那些顯而易見的薩千新密續的追隨者,就像薩千·貢噶寧波看起來那樣。至於道果法,他是一竅不通的。

 

 

聽了喇嘛香根帕瓦的說辭以及對他平庸的外表和舉止的判斷,薩千·貢噶寧波推斷他可能真的沒有道果法教授。迥薩哦瓊的父親問喇嘛香根帕瓦道:“這樣拒絕薩千是否不妥,因為他看起來像是你的尊師昆·貢秋嘉波昆·貢秋嘉波的兒子。” 喇嘛香根帕瓦答道:“若果真如此,那麼拒絕傳授薩千·貢噶寧波道果法,就有違背三昧耶誓言的危險。”於是他遣人將薩千·貢噶寧波喚回,並考察了他的履歷。和薩千·貢噶寧波交談後,喇嘛確信他是昆·貢秋嘉波昆·貢秋嘉波的兒子。

 

於是他承認自己持有珍貴的道果法,但之前卻從來沒有傳授過,所以需要時間考慮。他要求薩千·貢噶寧波來年春天再回來。薩千迴來時,喇嘛香根帕瓦和他討論了與珍貴的道果法相關的三個主要密續,並對他的回答很是歡喜。接著喇嘛香根帕瓦賜予他灌頂和前行指引。但是,在傳授道果法正行前夕,喇嘛香根帕瓦卻發現自己的舌頭腫了,因此第二天不能開始傳法。喇嘛告訴薩千·貢噶寧波,他們之間的三昧耶有缺損,而薩千需要持頌百字明和供曼扎來修復此缺損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思忖,除了(最初)以為喇嘛香根帕瓦並不持有道果法,再沒有三昧耶損毀處了。於是他行持了這些修法。喇嘛香根帕瓦恢復後,開始傳授完整的道果法,也有許多其他教法。過程很緩慢,超過了四年,期間薩千·貢噶寧波完全領會了教法。傳法趨於圓滿時,喇嘛香根囑咐薩千·貢噶寧波,在今後十八年的時間裡,連珍貴的道果法的名稱都不要提起。十八年後,他將成為這些教法的法主。那時要將其傳授還是付諸文字全憑自己決定。喇嘛同時告訴薩千說:“若你主要專注於向他人傳法,將可利益無量眾生,尤其你會有三個弟子即生達到大手印境界,七個弟子達到接近大手印境界的忍位,還有許多其他弟子會獲得高的見解。”

 

薩千·貢噶寧波承諾(遵守喇嘛香根的這些指示,並且)不斷憶念這些珍貴的教法。過了整整十八年後,阿桑喇嘛祈請薩千·貢噶寧波給予自己道果法的教授。薩千認為這次祈請的時機非常吉祥,遂將道果法傳授於阿桑喇嘛。這之後,薩千·貢噶寧波傳了許多次道果法,並撰寫了多部關於道果法的論釋,除此之外,薩千還撰寫了許多其他的宗教法本及論釋。

​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1]面具是瑪哈嘎拉智慧身所依之處。對面具囑託,等於直接囑託瑪哈嘎拉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的證德

薩千·貢噶寧波圓滿守持了三乘戒律和誓言,無有絲毫違越;他是慈悲的化身;他對物質事物無有執著;他以自己虔敬之力和忠實地依教奉行,令上師們歡喜;他能親見本尊並徹底明白現象的本性;他也擁有洞察力和神變力,不受制於時間和空間。如前所述他孩提時即在淨相中親見文殊師利菩薩和綠度母,還見到遣除其所有障礙的不動明王。

 

還有一回,薩千·貢噶寧波舊疾復發,結果把所有領受過的教法都忘記了。雖然他可以從道友那裡接其他法或參閱書本,但是對於道果法而言,再無可以傳授珍貴的道果法的上師,也沒有找得到的道果法的法本。他很苦惱,因為即使他長途跋涉到了印度,也不確定是否能再次接到珍貴的道果法。於是他閉關修持,在向上師三寶全心地祈禱和懇求後,他恢復了部分教法的記憶。然後有一天,喇嘛香根帕瓦在他的夢境中現前並給他傳法,結果他恢復了所有接過的法的記憶。之後他開始猛厲祈禱,從內心深處極其歡喜。一天早晨,在他的淨相中,薩迦大成就者畢瓦巴以禪定之姿端坐,雙手持轉法輪之定印;畢瓦巴的右邊是大成就者克瑞司那帕,左邊是班智達噶雅達羅,後面是可卡里帕,前面是維那薩。親見此相後,薩千·貢噶寧波心中生起不可思議之非概念性的禪觀。後來他造了一篇畢瓦巴禮敬文,至今仍被薩迦弟子們念誦。薩千·貢噶寧波此後繼續閉關一個月,期間大成就者畢瓦巴多次現前並傳了很多的教法、灌頂和加持。

在他非凡生命的從始至終,薩千·貢噶寧波幾次示現因患病而完全忘記他曾接受過的所有的法教。然而,他虔誠地向上師三寶強烈祈禱,通過上師的加持,薩千又恢復了記憶,甚至還直接從大成就者畢瓦巴處領受了更深的教法。實際上,薩千並沒有遺忘其所學。他是觀音菩薩的化身,已經遣除一切障礙,獲得一切品德,居於佛果。所有這些事情僅僅是一種示現,以此激勵具信者,並給未來的修行人樹立榜樣去隨學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擁有在同一時間裡示現很多不同身相的能力。有一次,他同時在六個不同的地方現身:1.在沙哈爾給三十位禪修者傳法三年;2.為滿其恩師之願,在薩迦傳授道果法;3 .在喇嘛馬爾羅扎瓦處領受勝樂金剛法;4.在德林倉進行開光儀式;5.在扎東牧區傳授珍貴的道果法;6.在沙貢噶傳其他法。薩千·貢噶寧波趨入涅槃後,他的弟子們探討他的殊勝法行時,才發現他的這些示現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能通過自己的能力降服法敵。當時有兩個巫術師,是魔的化身。一個叫拉臣塔查,另一個叫熱瓦則古。他們總是對大德們心懷嫉妒,對薩千·貢噶寧波尤其如此。他們想障礙薩千的佛行事業。於是拉臣塔查以大量黃金作誘餌,派遣喀帕多亞前去暗殺薩千·貢噶寧波。喀帕多亞去到薩迦,向薩千自我介紹道,他說自己是康區出生,已經在藏區高處生活很長時間了。因為聽聞薩千·貢噶寧波的盛名,心懷敬仰前來謁見。他祈請薩千·貢噶寧波允許自己在他跟前呆些時日。薩千同意了。

喀帕多亞就留了下來,每每裝成虔誠弟子的模樣,然而背地裡卻陰謀暗殺薩千·貢噶寧波。極其有悲心的薩千以神通知道喀帕多亞的真實意圖。一日,喀帕多亞看見薩千·貢噶寧波用斗篷包著自己的孩子索南孜摩和扎帕降森一起坐著,不由心生鄙夷,他想薩千·貢噶寧波看來也就是個普通的父親,甚至就不似修行人,更談不上是上師了。薩千·貢噶寧波知道他心懷不敬之念,就喚他近前,問他是否心裡有錯誤的念頭。喀帕多亞聽到這個問題很害怕薩千,變得非常不安。薩千·貢噶寧波於是告訴他,在金剛乘裡對恩師有負面的想法是非常錯誤的。接著薩千伸出他的腿,展示了不同的金剛乘壇城在他每隻腳的腳底,這些顯現甚至比顏料畫的都更加清晰。

喀帕多亞於是對自己的邪惡意圖充滿了悔恨,他坦白了自己的惡毒計劃,並承諾從今往後要供養自己的身語意承事薩千·貢噶寧波。接著喀帕多亞回到巫師拉臣塔查身邊,謊稱已經執行了對薩千·貢噶寧波的暗殺。拉臣塔查就把自己的東西託付給喀帕多亞,囑咐說自己的念珠和床墊是很厲害的魔法工具,它們應該保持乾淨,不要亂動。但是,喀帕多亞卻剛好反其道而行之;對另一個巫師熱瓦則古,他也如法炮製。這樣喀帕多亞就從根本上毀壞了他們的巫術事業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以自己偉大的法力命令護法神降服了這兩個巫師。這些護法神派出許多化身,包括執行憤怒事業的兩頭黑犛牛,例如磨尖它們的牛角等等。他們也派出其他的化身,諸如黑鳥、黑狗等。在那期間喀帕多亞想方設法驅除兩個巫師的所有門徒。一個月的時間裡,他佯裝勤勤懇懇地承事他們。然後在陰月29日,喀帕多亞制服了這兩個巫師。當他回到薩迦寺,薩千·貢噶寧波對他的作為非常歡喜,給予了他巨大的賞賜,特別是給他傳授了能讓他一世內獲得佛果的特殊的教言精髓指令(口訣)。喀帕多亞接著回到康區老家實修,他顯現出已經獲得大成就的徵象。據說他確定已經在中陰獲得佛果。

還有一回,一個康巴漢子來見薩千·貢噶寧波,揚言除非給他看薩千·貢噶寧波是觀音菩薩的化身的標誌,否則他要就地殺死他。說完他就拿刀抵住薩千心口。薩千·貢噶寧波答道,他沒有理由刺殺自己,並讓他看自己的掌心,那裡有一隻眼睛清晰可見[1]。

 

[1]按密續描述,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每個手心裡都顯現一隻眼睛,千眼象徵著無盡的智慧,千手象徵著無盡的方法,眼睛在手心中意味著方便和智慧融一,千手千眼意味著眾生有多少種煩惱、問題或求助,觀世音菩薩就有多少種對應的智慧和方便予以幫助和解決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有許多偉大的弟子,其中最重要的是居於一地的羅賓索南孜摩仁波切。索南孜摩仁波切既是他的世子亦是他的法子。正如喇嘛香根帕瓦的授記,以及薩千·貢噶寧波從昆傑車瓦達巴處領受大灌頂前夕所做的夢揭示地一樣,他的三位弟子此生證得了超勝大手印;七位弟子達到高的見解狀態,許多其他弟子成為了博學、偉大的修行人等等;還有無數默默無聞的弟子成為卓越的學者、有力量的實踐者並達到了在每日的的生活和行止裡保持禪定(的境界)。

薩千·貢噶寧波從二十歲起到六十七歲,在薩千·貢噶寧波持有薩迦法座四十八年之後,於陽土虎年(1158年)陰九月的第十四日趨入涅槃。當他往生時,即便是普通人也能觀察到跡象,比如:天音繚繞、美好的香氣、彩虹滿天。大部分人見證了薩千的身體顯現成為四個不同的身相——第一身相前往阿彌陀佛極樂世界;第二個到了(觀音菩薩道場)布達拉;第三個去往了(蓮師淨土)烏迪亞那;第四個到了北方的金色界。

當薩千·貢噶寧波的法體荼毘時,在場的人沒有感覺悲傷,而是進入甚深禪定安住。他們都注意到他的法體好像一個本尊,有些人還觀察到二個不同的本尊。當他的聖灰被灑在海裡時,水面上顯現出一個如同繪畫般清晰的本尊壇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1]按密續描述,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每個手心裡都顯現一隻眼睛,千眼象徵著無盡的智慧,千手象徵著無盡的方法,眼睛在手心中意味著方便和智慧融一,千手千眼意味著眾生有多少種煩惱、問題或求助,觀世音菩薩就有多少種對應的智慧和方便予以幫助和解決。

Quick Links

Connect with us

  • TST Facebook Page
  • TST Youtube Channel
  • TST Instagram
  • weibo

Copyright © 2020 by The Sakya Tradition  萨迦传承 

 

PO Box 410282 Cambridge, MA 02141 |